Pro Bono之我见

2019-01-03 15:23作者:郭菲浏览数:289

摩拜单车女创始人胡玮炜曾经说过:“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胡玮炜当年的这篇演讲曾引起社会上对职业意义以及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的探讨。“作为律师,我们有责任回馈社会。”这种责任从何而来?这要从美国的Pro bono文化谈起。


Pro bono是拉丁语pro bono publico的缩写,意思是“for public good”(为了公共利益),通常用来指代专业志愿服务。美国法律界是最早大范围使用这一术语的。相信不少看过律政美剧的人对这一概念并不陌生。实际上追溯到1962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就呼吁律师们在法庭上为民权而战,后来由此成立了公民权利律师委员会,致力于利用私人律师和企业法务的专业志愿服务来维护公民权利、进行公众教育。美国包括总统在内的许多政要人士都毕业于法学院,将所学法律知识与技能应用于公共服务,既担任志愿组织领导,又为志愿服务宣传募款。只有注意到公益需求群体的诉求是什么,在制定和实践法律的时候才能够关怀到他们,整个社会福利和公平才能提升,产生巨大社会影响。


从2000年开始,美国纽约州开始要求律师行保证每2年24个小时(4个学分)的继续教育(Continuing Legal Education,CLE),而律师每提供6小时的无偿法律服务即可算1个学分。自2013年1月1日起,所有纽约州的实习律师在获得正式执照前必须完成50个小时的志愿法律服务。“所有律师都负有为无力偿付律师费用的人群提供法律服务的职业责任。”自1983年,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ABA)就在《职业行为示范规则》(The Model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Rule 6.1)中规定了律师志愿法律服务责任。ABA坚信,律师不能以执业压力为借口,拒绝履行这一社会责任,并建议每名律师每年提供至少50小时的无偿志愿法律服务。笔者曾在伊利诺伊州香槟市青少年拘留所、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公设辩护队(Public Defender)提供过志愿工作,也切身感受过美国律师界的Pro bono文化对社会的影响。每个法律人从事法律工作的理由不尽相同,无论什么原因,运用法律去追求正义、帮助他人是伴随法律教育而烙入到每一个法律人共同的初心。


我所去年成立了公益委员会,在公益委员会的组织下,四方君汇人也多次走进社区、小学、贫困地区等开展公益法律咨询等服务,并资助南开大学品学兼优、家庭困难的法学院学子,助力法律人才的培养。参与专业志愿服务不仅可以完善法律执业技能,更重要的是有机会更深入理解法律职业中深邃和高尚的一面,让自己的律师职业生涯更有意义。仅培养自身业务能力还远远不够,注重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和理解,才算是一名真正优秀的法律人吧。因此,既要做一个法匠,也要做一个法将,我们的目标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