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代持协议中概括性授权的法律风险

2018-06-22 10:10作者:白柳浏览数:520

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引入职工持股计划不但可以对一般员工起到激励作用,对管理者也一样具有短期和长期激励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员工与企业的双赢局面。但是现实情况中,通常会出现职工股东人数过多,较为难以管理,因此企业通常采用股权代持的方式进行管理,即某管理者与众多职工股东签订《股权代持协议》,由代持者作为显名股东登记于公司的章程、工商登记,代众多职工股东行使股东权利。协议中通常约定“甲方(职工股东)同意将所代持股权授权乙方(代持者)代为行使一切股东权利”。本文仅对该种概括性授权的法律风险进行分析。


一、概括性授权对职工股东的法律风险分析

股权代持人作为该公司法律文件实际记载的股权所有人,对外可以行使一切有关该部分股权的权利。对内来说,股权代持人应当是受制于职工股东的,其一切法律行为应当向职工股东汇报并在作出重大处分决定时必须事先获得职工股东的同意。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职工股东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持股比例相对较小,一般较难以参与到公司的实际经营中。职工股东通常保留的是资产收益权,即分红的权利。其他权利通常由代持人代为行使,尤其在重大事项决策权中,不但难以发表意见,甚至有时连决议事项都不曾知晓。


有的公司在经营中为了提高员工的忠诚度,实现职工身份与股东身份的紧密结合,会对职工股权的持有、处置设置一定条件,该类文件会在股东会议上讨论通过,但是实际上通常该类制度并未充分告知职工股东由其自行表态,而仅仅是告知于持股人,因持股人被授权“代为行使一切股东权利”,且通常代持人为公司管理层,其意思表示受制于公司,其难免会违背职工股东的真实意愿而做出损害职工股东利益的选择。因此,当持股人为公司谋取利益而故意擅自转让、质押代持股权时,职工股东的利益会很难得到保障。


二、概括性授权对代持人的法律风险分析

代持人虽然持“代为行使一切股东权利”之约定而行为,但并非持有一张“免死金牌”,因为其行使股东权利的前提应该以不损害职工股东利益为前提。在涉及职工股东切身利益的前提下,其未征得职工股东同意而作出的意思表示并非一定有效。如果因此产生诉讼,其意思表示被认定为无效,其应赔偿给职工股东造成的损失。


三、概括性授权对公司的法律风险分析

职工股东与普通隐名股东最大的区别在于公司明知其股东身份,因此在一些涉及职工股东切身利益的事项上,如果该类事项通过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开会前仅仅通知代持人而并未通知职工股东,首先会存在程序上的法律风险。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公司明知隐名职工股东而未通知存在程序上的瑕疵。其次,因为未得到职工股东的明确表态,决议的效力待定。存在职工股东以公司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损害小股东利益为由主张决议无效。


应当认为职工股东对持股人的概括性授权并非是一种无限制的全权委托,并不代表允许代持人在未经职工股东同意的情况下,以其自身的意志对代持股权作出处理,对涉及其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作出决定。“代为行使一切股东权利”应是一种受限的权利,其行使权限的范围应该在代持协议中予以明确。


四、对概括性授权风险防范的法律建议

不可否认的是职工股东与普通股东在权利上有很大的区别,为了保证企业经营的稳定性,企业对职工股东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作出了限制,或者说是剥夺了某些权利,也并非违法。职工股东对代持人概括性授权的根源在于企业并未厘清职工股东与《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东在权利享有上有何区别。因此为了防范概括性授权给各方带来的风险,公司需要注意以下事项:


第一、 公司需要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职工股东希望达到的目的,以及职工股东应该享有股东权利中的具体哪些权利。

第二、 公司将股权分配给职工股东时应该将其享有的权利、受限的权利明确告知于职工股东,并让职工股东签字确认。如果企业事后拟定了限制股东权利的相关文件,也需要让职工股东签字确认,避免让持股人全权代表签字确认的情况。

第三、 因为公司对于职工隐名股东是明知的,除非职工股东明确确认过何种情况下的股东会议其授权代持人代为出席、表决或放弃表决权利。否则公司在召开股东会时应通知职工隐名股东,以避免程序上的瑕疵。

第四、 职工股东与代持人签订的《股权代持协议》中一定要明确具体的授权事项、行使权利的方式,并且排除代持人的财产权。


五、总结

公司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促使员工忠诚于企业并作出贡献是一种正向激励,公司通过限制职工股东的权利以保证企业的稳定性也无可厚非,但是公司应清楚职工股东与普通股东在权利上是有所区别的,明确职工股东应享受的权利到底有哪些,职工股东应明确授权代持人行使的权利有哪些,事项必须明确具体,以避免概括性授权给各方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