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之救济思考

2017-03-22 14:10作者:夏越颖浏览数:255

前言:

“天津大悦城坠孩事件”引起持续关注,截止目前该事件阅读数已超过800万,该起悲剧让很多家长都感到后怕,一名家长手里抱着两个未成年儿童,因为一时没有抱住,两名小孩直接从四楼摔倒商场负一楼,当场死亡。该话题下面有关家长过失还是商场防护不到位的讨论此起彼伏。


未成年人保护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国际上保护儿童权利的基础就是《儿童权利公约》,“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在《儿童权利公约》中得到了集中体现,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婚姻法》、《收养法》等都有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的规定。为了切实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四部联合印发制定《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明确指出了监护侵害行为是指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以下简称监护人)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以及不履行监护职责严重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等行为。我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意见》也指出,监护人的侵害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笔者暂且不讨论该商场承担责任问题,亦不讨论监护人刑事责任承担问题,仅从《侵权责任法》角度对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益如何救济提出自己一孔之见。


无论监护人故意还是过失,作为还是不作为,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益是发生数量最多的案件,如未成年人的父母虐待未成年人、父母疏忽将未成年子女留在车中致死、父母将未成年子女单独留在家中坠落阳台致残或者致死等。


财产权利遭到侵害是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案件中的另一个体现,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未成年人获得财产的途径增加,许多未成年人拥有自己独立所有的财产。监护人作为和未成年人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人,对未成年人的财产负有保护的义务,但监护人通常借助该有利途径,随意将未成年人的财产据为己有,导致未成人所有的财产降低或者减少,造成了未成年人的财产损失。


一、造成未成年人人身损害侵权人应承担的责任方式


对人身损害的事实承担的责任方式主要就是《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赔偿损失。赔偿损失是指侵权人通过支付一定数额金钱的方式承担对被侵权人的损害予以救济的侵权责任。


监护侵害行为案件中的主体是监护人和未成年人,监护人造成了未成年人的身体损害,赔偿损失这一救济方式也是发生在这两个主体之间。与其他侵权案件的赔偿损失相比较而言,监护侵害行为案件有其特殊性,一般的赔偿损失是被侵权人通过诉讼的方式主张损害赔偿,监护侵害行为案件中是否赋予未成年人通过诉讼主张损害赔偿的权利,可谓有所争议。《德国民法典》第1664条规定,父母在进行父母照顾时,只需就在自己的事务中通常所尽的注意向子女负责,父母双方就损害负责人的,作为连带债务人负责人。《德国民法典》 第1833 条规定,监护人有过错的,就因违反义务而发生的损害,向被监护人负责。德国法中,肯定了当监护人造成未成年人的人身损害时人身损害赔偿的这一救济权利。而美国判例表明,当子女的人身权受到危害时,否定未成年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这一救济的方式。


持否定观点的大多数是援引家庭传统观念,为了维护家庭的和谐,尊重父母子女之间的自然的血缘关系,倡导用亲情的力量来回复监护人对未成年人造成的损害。例如我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规定了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虽然这一条款规定了“应承担责任”这一条文,但意在指明监护人和未成年人之间只有造成了财产损失才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从我国的传统道德和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也并没有未成年人向监护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这一救济方式。


二、造成未成年人财产损害侵权人应承担的责任方式


对于监护侵害行为案件中财产损失如何予以救济,《侵权责任法》将返还财产、财产损害赔偿作为救济方式予以救济被侵权人的财产损害。我国台湾地区“民法”1103 条,规定了监护人因执行财产上之监护职务有过失所生之损害,对受监护人应负赔偿之责。


我国司法实践中已对该救济方式予以运用,例,温州乐清市的紫琴与丈夫育有三名子女小如、小圆、小方,三个孩子均为未成年人,2012年春节,孩子的奶奶在银行分别以3名孙辈的名义开户给小如存入11万元,给小圆、小方各存入22万元,共计50余万元,这些定期存款存期5年,年息5.5%,不久在该夫妻闹离婚期间,紫琴将3位子女名下的50余万元的存款转移至自己名下,最终乐清法院柳市法庭作出一审宣判,要求紫琴偿还小如、小圆、小方存款56万余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丈夫与妻子已经离婚,但是丈夫仍然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此时父亲作为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可以请求其母亲返还侵占的财产或者赔偿相同损失的财产,该财产仍由其他监护人代为保管。


对于返还财产或赔偿损失之诉,其中一种做法是可以比照监护人顺序的规定,如果父母中有一名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的财产权,可以由另一名监护人与未成年人一起提起诉讼;如果是单一监护人(如单亲家庭),或者监护人共同侵害未成年人的财产权,被监护人有权向住地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要求,重新认定监护人,由新监护人与未成年人提起诉讼。《法国民法典》第 475 条规定,未成年人对监护人关于监护行为的一切诉权,自其到达成年后,经过五年时效期间而消灭,该种方式是待未成年人成年后选择是否提起诉讼,诉讼时效从未成年人成年之日起予以计算,因此有学者也可借鉴法国,待未成年人成年后选择诉与不诉。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且有自己的收入来源的未成年人,该未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具有诉讼行为能力,可以选择是否以自己名义进行诉讼。


针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法律问题,无论是大陆法系的德国、日本、法国,还是英美法系的美国、英国,都建立了相应的监督制度,通过监督监护人来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我国法律中还没有”监护监督“一词,对此,有广大学者呼吁建立监护监督制度,杨立新教授在其《亲属法》专论中指出,应当对被监护人所在单位,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监护职责予以扩大,增加监护监督人的职能。我们在寻找自身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应该紧密结合我国国情,积极借鉴国外先进的立法经验,对监护监督制度进行完善,努力构建切合我国实际的监护监督制度。


中国古代重视伦理道德,在家庭关系上,伦理道德也通常是解决家庭纠纷的主要途径。传统家庭文化观念的庇护,弱化了接受法律的调整,让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似乎在我国仍任重道远,但又不失为一种进步。对这种特殊主体之间的侵权行为,我们应进行社会方面的教育和指导,规范监护人的行为,预防该类型案件发生,这需要道德层面、法律层面、社会层面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