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在乘客突发性伤病时的救助义务

2018-08-27 16:27作者:白柳浏览数:248

深圳女白领梁某倒在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站C出口的台阶上,监控录像显示她曾经做出求救动作。50分钟后120救护车赶到,梁某已逝。其父母以未尽安保、救助义务致人死亡,将深圳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由此引发了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在乘客突发性伤病时该承担何种救助义务的讨论。


为了工作人员在乘客突发性伤病时可以提供最有效的救助,有的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会根据实际需要安排部分车站工作人员学习急救知识,并由红十字会根据考核结果颁发急救员证。现就乘客突发性伤病时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是否该施救、如何施救、施救到何种程度既可以保护乘客利益又可以免责事宜进行法律分析,出具分析意见如下。


一、 对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是否必须具备急救资格的法律分析

在不少国家和地区,法律对特殊人群的急救培训有着明确要求。如德国要求消防员每年必须参加30学时的急救培训;意大利要求外勤警察必须经过初级急救技能培训并学会使用AED;香港规定,部分工种如保安员、运动及健身教练、空中服务员等,入行条件之一就是获得急救证书。我国除《110接警处工作规则》规定“专职处警民警应当掌握基本的救人、救灾及医疗救护技能”外,对其他行业从业者少有急救技能方面的要求,仅部分法规涉及公众服务资格的相关规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规定:提供公众服务并且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职业、行业,需要确定具备特殊信誉、特殊条件或者特殊技能等资格、资质的事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下列应急处置措施:组织公民参加应急救援和处置工作,要求具有特定专长的人员提供服务。”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作为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企业,提供城市轨道运输服务需要资格许可,但是工作人员是否必须具备急救专长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可以说是法律空白。也正是因为法律的缺失,公共服务行业的急救能力得到了社会以及媒体的特别关注。在部分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接受急救培训时,媒体进行大肆宣扬,以求呼吁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给予急救能力更多的关注。


因此,对于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而言,法律对于急救技能方面的要求并无强制性规定。但是,城市轨道运输场所是一个极易发生伤害的地方,工作人员是车站突发情况第一应急处置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在救助方面的责任要重于普通百姓,如果工作人员受过系统的应急救助培训,具备了合理救护的基本能力,可以在乘客发生意外时第一时间提供救助,避免二次伤害,就可以在最大限度上降低乘客的安全危险。虽然法律无强制性规定,建议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继续加强对工作人员救护知识的培训。


二、 对持证人员救护行为是否可以免责的法律分析

(一)国外相关规定及法律渊源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从法律上确立了公众急救行为损害后果的责任豁免权。美国的好撒玛利亚人法规定,在紧急状态下施救者因为无偿的救助行为给被救助者造成损害时免除责任。德国民法典规定,为免除本人的急迫危险而管理事务的,事务管理人仅在有故意或重大过失时,始负责任。日本民法典也规定了紧急情况下的无因管理:管理人为避免对本人身体、名誉或财产的急迫危害,而管理其事务时,除非有恶意或重大过失,对于因此之损害,不负赔偿责任。


(二)我国相关规定及法律渊源

对于我国现状,从法理上分析,院前救助的责任免除法律依据应该来自于无因管理。无因管理,指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法律事实。三个构成要件:第一、管理他人事务,二、为避免他人利益损失而为管理,三、无法定或约定义务。需要指出的是,管理人虽有法定或约定义务,但在履行义务的过程中又超出义务范围管理了他人的事务,且不属于诚实信用原则的当然要求,仍可构成无因管理。国内学者大多赞成以下观点,特殊人群必须在取得急救员证书后才可以实施现场急救,如果因急救效果不好或方法不当出现不良后果时,不应追究其法律责任。


学者的观点在现行地方性法律文件中有所体现,例如《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全文》第四十四条规定“鼓励具备医疗急救专业技能的个人在急救人员到达前,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杭州市院前医疗急救管理条例》第三十条规定“鼓励经过培训取得合格证书、具备急救专业技能的公民对急、危、重伤病员按照操作规范实施紧急现场救护,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不承担法律责任。”《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市民,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对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 《深圳经济特区院前医疗急救条例(征求意见稿) 》第二十二条规定“鼓励现场人员实施紧急救护。在急救车辆及院前医疗急救人员到达之前,本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组织应当组织取得救护员证的人员对伤病员实施紧急救护。现场施救者对伤病员实施善意、无偿的紧急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造成被救护者民事损害的,其责任可予以免除。”非常可惜的是,天津市对于院前医疗急救过程中施救者的责任免除问题没有明确规定。


但是从民法通则及上述地方性法律文件的规定中可以看出施救者责任免除问题的趋势,第一、施救者应该具备急救专业技能。第二、施救者应当按照操作规范实施紧急救护。第三、除非故意或重大过失,施救者的紧急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造成被救护者民事损害的,其责任可予以免除。因此,对于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如果持有急救员证,且符合上述条件,其救助行为应该予以免责。


三、 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到底该实施何种救助行为,以及施救到何种程度的法律分析

(一) 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处理事务时的限度应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限度

在女白领猝死深圳地铁站地铁被判担责案中,法院认为,地铁集团员工到达现场后,9分钟后首先拨打110报警电话,15分钟后才拨打120急救电话呼救。在此期间,工作人员仅在梁某身边站立观察、喊话,并未对梁某采取任何急救措施,可能延误了宝贵的抢救时间,故认定被告地铁集团担责30%。工作人员等待专业人士的救助没有问题,但是错在没有进行任何主动的施救行为。如果工作人员当时采取措施使受伤人员保持一个尽量舒服且安全的姿势,并且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地铁公司可以减轻甚至免除责任。因此,在实践中,建议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在处理此类事务时应尽到与处理自己事务同一限度的注意。


在民法理论上,注意义务分为三个层面:

一是普通人注意义务,以一般人在通常情况下是否能够注意为标准,一般人难以注意而没有注意不能认定行为人存在过失;一般人能够注意而没有注意,行为人即存在过失。


二是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注意义务,该注意义务较普通人的注意义务要求要高,它要求行为人在行为过程中要尽到与处理自己的事务一样的同一注意义务。


三是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该注意义务不以行为人的主观意志为标准,而是以客观上应否做到某一程度为标准,是特定人依其特定职业的要求所应负的注意义务,其要求又高于前两种注意义务。比如医疗机构承担的职责是为患者解除病痛,治疗疾病,应当承担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这是一种最高的注意义务,要求医务操作人员在行为时极尽谨慎勤勉的义务,极力避免损害发生,违反这一义务就构成过错。


对于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具有公共场所管理人的身份,工作人员虽然并非专业的医护人员,但是在救助过程中应该承担比普通百姓更多的责任。因此,在处理紧急事务时的注意义务应该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注意义务,即该事件如果发生在工作人员自身时,该采取何种措施。


(二) 在具体的救护工作中该采取何种措施的法律分析

第一、建议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对工作人员继续进行专业的急救知识培训,取得红十字会的急救员证书,并保持证书的有效性。因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场所属于人流比较密集的公共场所,很有可能发生紧急意外情况,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要求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应配备具备急救能力的人员,但作为公共场所的善良管理人员,应当提前预知风险并做好预防准备。尤其在乘客昏厥时,持证工作人员在根据急救常识判断出原因后,可以展开施救工作,开展心脏复苏等急救措施。即使工作人员并无急救常识,也应该尽到与处理自己事务同样的注意义务。


第二、建议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对特殊群体进行特殊关注,如老人、小孩、孕妇、盲人、残障人士等明显弱势群体。在乘客进站、候车区及车厢内张贴各种警示标志,在运营广播中循环播报提示,尤其对楼梯、电梯、直梯等容易发生意外事故的区域以及人流量高峰时段,要求工作人员特别注意乘客情况,对明显身体不适的乘客应当进行询问,并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


第三、建议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准备急救常用药品(包括处置突发性疾病药品,如处理乘客发生休克昏厥、低血糖、中暑、心脏病等突发状况时的常用药),在乘客需紧急救助事件发生时,应携带急救药品物品赶到现场。但是如果用药不慎也会导致损害结果,因此药物的服送最好经患者本人或同行有行为能力家属的确认。


第四、对于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是否应当拨打120急救电话,应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于乘客意识清醒或者家属同行的情况下,对于是否拨打120急救电话,可以征询本人或同行家属的意见。对于应该拨打急救电话而乘客及家属明确予以拒绝的,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应该通过相关设备将现场情况予以记录。对于意识不清或同行家属是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的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如未成年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首先应当立即拨打120急救,然后再拨打报警电话。


第五、如果医护人员已经到达现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可以不派人陪同就医。但如果医护人员未到达或者需要乘客自行去往医院就医的情形,如乘客或同行家属要求工作人员陪同就医或者乘客并无同行家属,工作人员应当派人陪同就医,以尽量避免在救助途中因处理不当造成受伤加重或二次受伤。


四、结论

综上,法律并无强制性规定公共管理人必须配备具有急救资格的工作人员,但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作为公共管理人,在乘客突发意外时要想最大程度的避免风险,应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注意义务,采取预防措施、实施救助行为。如果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工作人员采取的救助措施在社会大众依一般常识判断,已经尽到了与处理自己事务同样的注意,可以进行免责。


还需提示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的是,在日常工作中,城市轨道运输服务单位还应注意从制度层面将操作流程制度化,使员工的行为有“章”可循。同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配备录音录像设备,可以将现场救护情况予以记录,以保存免责的证据材料。